那位創立了招商銀行、平安保險的老人逝世了!致敬!

2016-02-01 10:11:04   來源:   評論:0 點擊:

他是中國改革實際運作幕后第一人,也是招商銀行、平安保險的創始人。很多年輕人可能并不熟悉他,甚至都沒有聽過他的名字,但是中國未來的變
他是中國改革實際運作幕后第一人,也是招商銀行、平安保險的創始人。很多年輕人可能并不熟悉他,甚至都沒有聽過他的名字,但是中國未來的變革離不開這些歷史重要人物的“以史為鑒”。不幸的是,恰在昨日凌晨,袁庚因病去世,享年99歲。”

 

即將到來的4月23日,本來應該是袁庚99歲的生日。不過他沒有熬到, 不過已被病痛折磨多日的袁老,應該也該可以含笑,自己曾在蛇口,在深圳,在中國整個改革開放歷史上的濃墨重彩和豐碑式人物。

 

當年喊出“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的改革拓荒牛。

 

他被譽為“中國改革之星”、“中國改革開放實際運作第一人”,鄧小平改革幕后操盤手。當今中國年輕人可能都從未聽過他的名字,但你如今的創新與創業都離不開他曾經的奮斗。

 

這幾副圖片都是早年蛇口最先喊出來的口號:

 

 

 

這是招商局官方今日給袁庚寫下的悼詞:

 

招商局集團原常務副董事長、招商局蛇口工業區和招商銀行、平安保險等企業創始人、百年招商局第二次輝煌的主要締造者、中國改革開放事業的重要探索者袁庚同志,因病醫治無效,于2016年1月31日凌晨3時58分在深圳蛇口逝世,享年99歲。

 

 

 

 
袁庚同志,原名歐陽汝山,1917年4月出生于廣東省寶安縣。少年時期,他接受進步思想,追求革命真理,積極參加抗日救亡活動。1939年3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加入東江縱隊,在東江兩岸和港九地區積極開展抗日游擊戰。

  

1940年3月至9月中旬,袁庚同志隨惠陽游擊大隊與東莞大隊東移至海陸豐地區,參加了黃譚戰斗,在這次戰斗中擊敗了日軍的多次進攻,沉重地打擊了日軍的囂張氣焰,隊員的士氣大大受到鼓舞,人員數量也迅速增加。黃譚戰斗結束后,被派到東莞寶太線上去開展工作。

  

1942年,香港淪陷后,袁庚和他的戰友們利用地下航路營救出八百多名愛國民主人士和國際友人,其中包括何香凝、柳亞子、鄒韜奮、喬冠華、蝴蝶等各界精英,被稱之為抗戰以來最偉大的搶救工作。同時還營救出許多盟軍被俘人員、國際友人、對日作戰遇險的美軍飛行人員。

  

1944年8月,袁庚同志任東江縱隊聯絡處處長,負責廣東沿岸及珠江三角洲敵占區的情報工作。袁庚的工作為美軍太平洋艦隊和第十四航空隊提供了大量極有價值的準確情報,為抗日戰爭奪取最后的勝利做出了重要貢獻。

  

1945年8月,日軍戰敗投降,9月,袁庚同志以東江縱隊港九大隊上校身份,被派往香港與英方就港九游擊隊撤離九龍半島問題進行談判。袁庚提出,為處理抗擊日軍傷亡撫恤善后事宜,需在港設置相應機構,在取得香港軍政府的同意后,東縱在香港彌敦道設立駐港辦事處,袁庚同志任辦事處主任,該辦事處即新華社香港分社的前身。

  

1945年至1949年期間,袁庚同志隨部隊北撤山東煙臺,歷任三野二縱隊四師參謀處副處長,兩廣縱隊偵查科長、作戰科長、炮兵團團長等職,先后參加了南麻臨朐戰役、昌濰戰役、濟南戰役、淮海戰役等。1949年袁庚同志率兩廣縱隊炮兵團解放了包括三門島、大鏟島、蛇口等周邊地區在內的珠江口沿海島嶼。

  

1949年11月,袁庚同志被調往中央軍情部參加武官班受訓。

  

1950年,袁庚同志赴越南任胡志明主席的情報、炮兵顧問。

  

1952年,袁庚同志出任中國駐雅加達總領事館領事。1954年,在萬隆會議召開前,他收集了大量重要信息,為中國政府制定相關外交策略,順利參加萬隆會議做出了重要貢獻。1955年4月,國民黨特務企圖暗殺赴萬隆參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周恩來,因周總理臨時秘密改變行程,暗殺陰謀未能得逞。在此背景下,袁庚同志負責情報工作,為保衛中國代表團的安全做出了突出貢獻。

  

1963年4月,袁庚同志參與破獲了國民黨特務刺殺劉少奇的“湘江案”。

  

1968年4月,袁庚同志被康生等一伙以“特務和漢奸”等莫須有的罪名陷害入獄長達五年之久,后經周恩來總理多次過問才得以釋放。

  

1975年10月,袁庚同志恢復工作,調任交通部外事局負責人。

  

1978年6月袁庚同志被交通部黨組委派赴港參與招商局的領導工作。1978年10月,袁庚起草的《關于充分利用香港招商局問題的請示》,經交通部黨組討論后,上報中共中央和國務院并很快得到黨中央和國務院的批準。1978年10月,袁庚同志任招商局常務副董事長,全面主持招商局工作。

  

1979年招商局以“立足港澳、背靠國內、面向海外、多種經營、買賣結合、工商結合”為經營方針,致力于發展工業。面對香港的寸土寸金,袁庚同志在深入考察后,提出在臨近香港的廣東沿海建立工業區,既能利用國內較廉價的土地和勞動力,又便于利用國際的資金、先進的技術和原料。經實地勘察比較后,最終選定蛇口。

  

1979年1月31日,袁庚和交通部副部長彭德清向李先念、谷牧匯報在廣東建立蛇口工業區的設想,當即得到批準,招商局蛇口工業區從此創立。招商局蛇口工業區是具有中國特色經濟特區的雛形,第一個打開國門,對外開放,它的問世預示了中國改革開放春天的來臨。

  

1980年3月,袁庚出任蛇口工業區建設指揮部總指揮。在計劃經濟體制還占據著壟斷地位背景下,袁庚以敢為天下先的改革精神,帶領廣大的創業者,勇闖禁區,進行蛇口工業區開展全面的改革探索。

  

袁庚主張按經濟規律辦事,用經濟手段去管理經濟。1979年蛇口工業區在建設蛇口港順岸碼頭工程中率先打破平均主義獎勵辦法,實行超產獎勵制度。由此拉開了蛇口全面改革,特別是分配制度改革的序幕。

  

為了克服工程建設中要價高、質量差、工期拖延的現象,1980年蛇口工業區中瑞機械工程公司在全國最早實行工程招標,讓參與投標的單位自由競爭、公平評標和參加競標,此后工業區的基建工程項目大都采用招標方式發包,達到了質優、價平、建設速度快的成效。蛇口工業區的工程招標,在中國基建體制改革中起到了先鋒和探路者的作用。

  

蛇口也率先在全國實行了住房制度的改革。袁庚認為,只有使職工擺脫了對企業的人身依附,自由擇業才能得到保障。1981年,蛇口工業區開始進行住房制度改革,實行職工住房商品化,邁出了全國住房制度改革的第一步。住房商品化解決了職工住房的良性循環問題,職工住房通過商品化的方式能夠很好的不斷的推出新的住房來滿足職工需要,使“住者有其屋”。

  

1980年3月,袁庚向中央報告關于蛇口工業區面向全國遴選人才的事宜,并建議來應聘應考的專業人才,其所在單位在其本人自愿原則下應給與支持鼓勵,不應加以阻攔。1981年8月,蛇口工業區在各重點大學及各地公開招聘人才,大批專業人才匯集蛇口,適應了工業區外向型經濟發展的需要。同時袁庚主張廢除干部職務終身制,實行聘用制,受聘干部能上能下,能官能民,職務隨時可以調整變動。每個干部的原職務、級別記入本人歷史檔案,在工業區工作時僅作參考,調離工業區按原職別介紹出去。1983年蛇口從首屆管委會成立開始,受聘用干部接受群眾的監督,每年由群眾投一次信任票。干部聘任制極大地激發了蛇口發展的活力,開創了新中國人事制度改革的先河。

  

1981年4月,袁庚向中央提議將距離南海東部油田中心200公里的赤灣建成一個深水港和石油后勤服務基地。1982年7月,招商局以有別于全資開發蛇口工業區的模式,組成由六家中外企業合資的中國南山開發股份有限公司,開發建設赤灣,袁庚任董事長兼總經理。該公司的成立是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第一家真正意義上的股份有限公司,它僅用三年時間,便在荒僻海灘上建成了初具規模的深水港區、石油后勤基地及其配套措施,為中國港口建設史上的首創之舉。

  

1983年7月,在袁庚的推動下,蛇口工業區率先打破平均主義“大鍋飯”,實行基本工資加崗位職務工資加浮動工資的工資改革方案,基本奠定了與市場經濟相適應的分配制度。

  

袁庚主張把職工與企業從隸屬的行政關系變成平等主體之間的合同契約關系。1983年蛇口工業區率先在勞動用工上推行勞動合同制,成為中國用工制度方面的一項重大改革。

  

袁庚把對市場經濟的詮釋濃縮在“時間”和“效率”的概念中,1984年他提出“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口號得到了鄧小平的肯定,并逐步成為人們的共識和行為準則,被譽為“沖破思想禁錮的第一聲春雷”,成為一個時代的文化坐標。1992年,袁庚又率先將“空談誤國、實干興邦”的標語牌在蛇口豎起。

  

袁庚認為在蛇口搞改革開放,核心問題是要實行社會主義高度的民主,實現民主其中一個重要條件就是職工要有一系列的新觀念代替封建落后的舊觀念。1985年4月24日,蛇口工業區試行無記名民主選舉產生當地最高管理機構——蛇口工業區管理委員會。這是新中國第一家由直接選舉產生的領導機構,是中國管理體制的一項重大變革。

  

1986年袁庚提出引入競爭機制,由蛇口工業區負責、不要國家投資創立一個商業銀行的設想。1986年5月,蛇口工業區向中國人民銀行提交了關于成立招商銀行的申請報告并在三個月后得到批準。 1987年4月8日,在蛇口工業區內部結算中心的基礎上,新中國第一家企業股份制的商業銀行——招商銀行正式成立。

  

隨著經濟的增長,袁庚認為發展保險業已成為一種迫切需求,他致函國務院財經小組及中國人民銀行有關領導詳述成立平安保險公司的必要性,指出設立保險公司一可為蛇口工業區的發展提供金融保障,又可突破中國金融體制的計劃限制,探索股份制保險公司的道路,這個設想經過多方溝通,取得廣泛共識和認可。1987年12月6日,蛇口工業區向中國人民銀行遞交了《關于合資成立“平安保險公司”的請示報告》。1988年5月27日,新中國第一家由企業創辦的商業保險機構——平安保險在蛇口開業。

  

袁庚還倡導職工以各種形式參政議政,監督管理層工作,袁庚一直支持蛇口工業區群眾所自發組織起來的多個協會與學會,像企業管理者協會、翻譯工作者協會、會計工作者協會等等。袁庚希望協會辦成“壓力集團”,有權把蛇口工業區的“民意”公開出來,形成輿論來監督領導。

  

袁庚鼓勵新聞監督,提出在蛇口辦報,除不能反對共產黨,不要搞人身攻擊外,凡批評工業區領導人的文章,都可以不要審稿。《蛇口通訊》開黨報批評同級黨委的先河。

  

袁庚同志主導的改革,形成了新的時間觀念、競爭觀念、市場觀念、契約觀念、績效觀念和職業道德觀念等,成為推動中國改革開放的重要精神力量。招商局蛇口工業區,最先開放、最先改革、最先崛起,其創造的經濟奇跡和民主、寬松的發展環境,被稱為“蛇口模式”,成為中國改革開放的窗口,對我國全面推進改革開放和開展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事業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1993年3月,袁庚同志從招商局常務副董事長崗位上離休。退下來后,他仍然關心黨和國家事業的發展,堅決擁護支持黨中央的領導,關心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特別是改革開放事業的發展,表現出一個老共產黨員的赤誠與忠貞。

  

袁庚同志的一生是血與火的寫照。在抗擊日寇的戰場上,他奮起維護民族的尊嚴,爭取民族的獨立;在解放戰爭的硝煙中,他毅然向黑暗開炮,謀求人民的解放;到了社會主義建設新時期,他不惜以自己的晚年政治生命為代價,敢想敢試、敢于擔當,以“殺出一條血路”的氣魄,投身于中國的改革開放事業,締造出激情燃燒的蛇口“試管”。袁庚同志表現出一個時代先鋒忠誠國家、求真務實、改革創新、堅定剛毅的可貴精神和勇于開拓的非凡魄力。

  

袁庚執掌招商局時,創辦于1872年晚清洋務運動時期的招商局已走過了100余年的歷程。由于歷史的變遷和時代的影響,當時招商局僅處香港一隅,實力薄弱。袁庚以開發蛇口為契機,為百年招商局注入了新的發展活力,將招商局從一個單純的航運企業發展成為業務綜合、實力強大的企業集團,創造了招商局歷史上的第二次輝煌。

  

袁庚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戰斗的一生、光輝的一生,是追求真理、追求進步、為理想與事業奮斗的一生。在70多年的革命和建設生涯中,他對共產主義崇高理想堅貞不渝,對黨和人民無限忠誠,對革命、建設和改革開放事業鞠躬盡瘁。

 

他的逝世,是招商局事業的重大損失。我們要學習他的革命精神、崇高品德和優良作風,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全面深化改革,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斗。招商局廣大同仁們也將繼承好、發展好袁庚留給我們的事業,努力把招商局建設成為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力爭創造招商局歷史上的第三次輝煌。

 

 

 

 

回憶袁庚|  故事未完待續

 

注:本文寫于一年前袁庚98歲生日之際

 

2015年4月21日14時,深圳蛇口四海公園茶館內,一場特殊的圖片展開始。圖片的主角,是被譽為“中國改革之星”、“中國改革開放實際運作第一人”的袁庚。

 

再過兩天,也就是4月23日,是袁庚98歲的生日。蛇口社區公益基金的89個老蛇口人,把自己壓箱底的照片翻出來,匯集在一起,舉辦了這場主題為“我和袁庚”的圖片展。

 

 

“大家懷念袁老在的那個年代,那個氛圍。”蛇口社區公益基金的周為民告訴筆者,他們希望借此把袁庚的精神、蛇口的精神傳承下去。

 

此時的袁庚,已不能出席這場為自己舉辦的慶生活動。壯心與身退,老病隨年侵。當年喊出“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的改革拓荒牛,如今是一個意識逐漸模糊的安靜老人。

 

現實的許多精彩,袁庚已無力知道。距他20公里之外,600米高的平安國際金融中心即將封頂,這是深圳第一高樓。這座大廈的擁有者,是被袁庚稱作“蛇口基因最好的傳承者之一”的中國平安集團,一家總資產已逾四萬億元的巨擘。

 

這只是“蛇口基因”在今日綻放的諸多精彩之一。蛇口的精神以及那個從袁庚出發,從蛇口出發的故事還未完待續……

 

一根“試管”的誕生

 

深圳蛇口工業區沿山路21號的招商局博物館里,珍藏著一份《關于充分利用香港招商局問題給國務院的請示》。今天看來,這是一把了解此后一系列蛇口密碼的鑰匙。

 

1978年6月,已逾耳順之年的時任交通部外事局副局長袁庚,受命赴港調研,打開香港招商局的局面。彼時,肇始于洋務運動、靠船隊起家的百年老店招商局,連一條船都沒有,一派死氣沉沉。

 

兩個月后,袁庚的調研結束。1978年10月9日,袁庚執筆的報告上報給黨中央和國務院,第一次提出了適應國際市場的特點,走出門去搞調查、做買賣的對外開放建議。

 

僅僅過了三天,報告就被中央批準。報告批示之后,準備大干一場的袁庚在考察后發現,應該脫離地價昂貴的香港,而在毗鄰香港的蛇口建立一個工業區,一則利用國內較廉價的土地和勞動力,一則利用國外的資金、先進技術和原材料。

 

1979年初,他起草的《關于我駐香港招商局在廣東寶安建立工業區的報告》出爐,是年1月底,中央批復同意。

 

1979年7月2日,蛇口工業區基礎設施正式破土動工,開始炸山填海。這被譽為中國改革開放的第一聲“開山炮”,一根注入外來經濟因素對傳統經濟體制進行改革的“試管”正式誕生。

 

24個“第一”

 

不再是“大鍋飯”,而是定額超產獎勵;不再是干部調配,而是公開自由招聘;不再是“鐵飯碗”,而是聘請制??“蛇口試管”開始了一次摧枯拉朽般的試驗。《袁庚傳》一書披露,從1979到1984,蛇口創造了24項全國第一。

 

正是這些“第一”,沉淀成為市場經濟的今天的常識。

 

從1985年開始,試驗伸向了金融領域。這年10月,蛇口社會保險公司成立,1988年發展為中國第一家股份制保險公司——中國平安。1987年,前身為蛇口工業區結算中心的招商銀行成立,這是中國第一家股份制商業銀行。

 

一時間,蛇口成為中國最熱鬧的地方。蛇口有多熱鬧?1984年的“三八”婦女節,蜂擁而來的游客差點把“海上世界”明華輪郵輪掀翻,僅在這年的1-10月份,蛇口工業區的接待組就接待了20013人次的來訪。

 

到鄧小平視察蛇口的1984年初,蛇口興辦的企業已有74家。

 

蛇口需要有抱負的人,有抱負的人渴望蛇口。

 

1983年夏天,廣東湛江市從八甲水電廠的工人馬明哲來了,先是在蛇口工業區勞動人事處,兩年后進入蛇口工業區社會保險公司擔任副經理。那時,而立之年的馬明哲敏銳地發現,僅有一家國有保險企業的局面難以滿足外資企業對保險的需求。就這樣,他開始謀劃成立中國第一家股份制保險公司——中國平安;

 

隨后,復員轉業的任正非來了,先是在南海石油后勤服務基地,1987年創立華為;

 

王石也來了,“聽到蛇口提出的‘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后,才知道應該是為財富而奮斗。一開始是為自己,然后就是為社會。”

 

因為蛇口,這些人的命運和中國未來的商業版圖即將為之一變。

 

“大不了,回到秦城去”

 

1990年代初,袁庚卸任。此時的蛇口,人均GDP已經達到了5000美元,堪比“亞洲四小龍”。

 

然而,這傲人的成績單背后,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所承受的艱辛卻并不似其光環般盡人皆知。

 

“要是成功了我們都沒有話說,要是失敗了,放心,我領頭,我們一起跳海去。”周為民至今記得在一次企業管理培訓班課上,袁庚曾經說過的這句話。

 

招商難!最為艱難的1981年,蛇口招商引資的數目是零,平整好的土地重新被荒草覆蓋,一度有些絕望的袁庚沉痛地說,“大不了,回到秦城(袁庚文革期間坐過五年的秦城監獄,筆者注)去。”

 

人才難!建區之初,英國劍橋大學來人訪問蛇口,有干部問人家:“你們劍橋大學建多大的橋?”還有干部問美國商人,“英國人講英語,美國人講什么話?”

 

改革成不成,不惟工業區本身的內憂,還有外患。事實上,質疑的聲浪從未止息。袁中印回憶,最夸張的一次,有人曾經這樣問袁庚,1949年,你帶領軍隊南下,解放蛇口,將資本家趕跑,建立了一個公有制的社會;但是現在,你又在蛇口開發了一大片土地,把資本家請回去搞經濟,你在蛇口搞的是資本主義還是社會主義?

 

“作為一個與現存的經濟秩序與運營體制迥然不同的‘怪胎’,必然會讓拓荒牛們一遍埋頭拉犁,一邊還要瞟瞟暗地里隨時可能落下來的鞭影。”《袁庚傳》的作者涂俏說。

 

而對后來脫胎于蛇口的企業們來說,亦恰如孕育他們的這片沃土,從出生到成長都是怎一個難字了得。

 

“在蛇口度過的那一段初創期,之所以令平安人刻骨銘心,正是因為那里,平安保險不僅僅承受著‘胎兒分娩期’必然的陣痛刺激,而且也經歷著‘幼兒成長期’難免的坎坷考驗。”多年以后,馬明哲在其回憶文章《蛇口精神 永勵“平安”》里說。

 

1986年,馬明哲提出的創辦一家新體制的保險公司的想法得到了袁庚的認可。“一可為蛇口工業區的發展提供金融保障,又可突破中國金融體制的計劃限制,探索股份制保險公司的道路。”

 

饒是獲得了個別領導的支持,但在剛剛改革開放不久的中國,成立一家新的保險公司還是難上加難。首先,輿論不利,國內金融界的許多人士,都認為根據當時國內的金融法規和經濟環境還不具備成立第二家保險公司的條件;另外,1985年剛剛頒布的《保險企業管理暫行條例》對新保險公司的成立也作諸多限制:新保險公司不能從事法定保險、各種外幣保險業務??

 

1988年5月27日,幾經磨礪,難產的平安保險終于呱呱墜地。“矮矮的一個樓層的門面,幾百平方米的辦公面積,十幾個員工。”首任中國證監會主席劉鴻儒當年第一次走進剛成立的平安,平安給他的“小”印象讓他根本無法想象明天的平安會大成什么樣。

 

“我們的大部分人一上班就離開‘辦公室’,每人騎上一輛舊單車,頂著烈日去穿大街,爬樓梯,挨家挨戶地開展業務,中飯隨便在外面買兩塊面包充饑,晚上回來后一個個都被曬得紅包片片,那時平均一個人每天要拜訪十多家客戶。”馬明哲回憶說。

 

蛇口精神2.0

 

1992年,75歲的袁庚退休,此后,蛇口逐漸褪去了其先鋒特色。1998年,深圳商報發表了《蛇口怎么了》一文,歷數蛇口種種頹跡。進入2000年,蛇口淪為一般性的開發區,2004年,蛇口開發區被撤銷。

 

然而,蛇口精神果然死了嗎?答案或許在蛇口之外。這場充滿夢幻色彩的改革確乎中斷了,但是作為這場改革直接產物的市場經濟原則和在此原則下分娩出的企業留存下來。

 

剛剛過去的2014年,中國平安——這家國內金融牌照最齊全、業務范圍最廣泛、控股關系最緊密的個人金融生活服務集團,總資產逾四萬億元,全年實現凈利潤達479.30億元,同比增長33.1%。在2014年《福布斯》“全球上市公司2000強”中名列第62位。此外,中集集團、招商銀行等同樣出資蛇口的企業,也已是其所在行業的翹楚。

 

留存下來的不惟企業,還有蛇口的精神。在原《蛇口通訊報》總編輯韓耀根看來,所謂“蛇口精神”,遠非一句“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這么簡單,真正的“蛇口精神”是“敢想、敢言、敢試、敢闖、敢為天下先”的“五敢精神”。

 

此說與袁庚晚年的理念不謀而合,“作為改革開放的試驗田,蛇口的創新意識和開拓精神是蛇口人與蛇口企業的共同基因。”袁庚曾說,“而平安是這個基因最好的傳承者之一。”

 

平安最早實行人才公開招聘,執行靈活的干部用工制度,倡導“人員能進能出,干部能上能下,薪水能高能低”;最早在全國范圍內募集資本,擴大股東,解決企業發展資本金不足的問題;率先引進國外咨詢公司為公司“體檢看病”,提高管理水平??這些都是“蛇口精神”的活脫脫的寫照。

 

1994年,平安引進了高盛和摩根士丹利,是中國金融機構引進國外資本的最早案例。此后,還讓創業的優秀員工獲得股份,“這在當年的金融業里,是非常超前的舉措。”劉鴻儒說,“但正是這個創新的體制奠定了平安快速、健康發展的基石。”

 

 

平安首家引進外資,高盛、摩根入股平安合作簽約

 

“‘蛇口精神’不會消亡,她只不過通過當年一批在蛇口創業的企業,帶著‘蛇口基因’,殺出蛇口,到更大更新的環境中繼續發揚‘五敢精神’去了。”韓耀根說。

 

故事未完成

 

殺出蛇口的企業們,從嫡系的平安、招行、中集,再到萬科、華為,已經在中國乃至世界的商業版圖上構成了一抹獨特的風景。

 

這種風景,用平安集團監事會主席顧立基的話說:“有理想的人做大企業。”2008年,《中國企業家》雜志亦曾對這種特質進行解碼,發現他們都是“公企業”,不接受沒有大戰略大愿景的國有股東,決不搞MBO或老板個人控股;立足的都是大行業,而且幾乎一致地堅守當初選擇的主業;不犯王法,在30年一波接一波的企業出事高潮中,在科龍、健力寶等事件頻出的廣東,這些蛇口企業有驚無險地走過來了。

 

誠如王石所言,“深圳優秀企業、企業家群是一個很有意思、也很復雜的社會經濟現象。”他本人亦曾對這種“有意思”進行解讀。例如,股權結構多元化最為徹底的中國平安,1988年公司成立時,有招商局和中國工商銀行兩家股東。1994年,中國平安引入高盛和摩根士丹利兩家外資股東,2002年再度引入匯豐銀行,隨后在香港和國內A股上市。如今形成多元化股份結構,并組建了國際化、專業化的董事會。

 

“這種股權結構和公司治理特點,使得‘蛇口系’企業如袁庚老先生所說,‘自出娘胎就先天具有適應國際化市場經濟的功能。’”既有做大規模的可能性,也保證現行體制下的安全性。

 

而以馬明哲為代表的創始人,既有職業經理人的身份,又是典型的創業型企業家。在他們帶領下,公司從初創就集成了蛇口的創業創新的精神,公司管理相對透明規范,公司發展比較穩定,也更容易接受新技術和新管理的變革。

 

改革先鋒袁庚的三件“小事兒”

 

工會民主選舉超前20年

 

深圳蛇口工業區原工會主席李亞羅2008年透露了當時在蛇口的一些改革細節。他說,蛇口工會早在1986年就開始了民主選舉,并延續至今,這個舉措目前已在全國推行,蛇口超前了20年。

 

蛇口工業區在上世紀80年代到90年代初這段時間內,熱情很高。當時的改革也是全方位的,基本上是碰到什么問題就想變化改什么問題,把蛇口所有人的積極性和主動性都調動起來。1983年,有一家工廠出現工人罷工事件,當時廠方還要把廠搬回香港。對這件事情,袁庚對工會說,如果資本家在蛇口工業區的法律框架下可以為所欲為,可以任意打擊工人的話,那就讓他走吧,工人的權益一定要維護。這句話,在當時蛇口招商引資起步時代給了蛇口工業區工會一個很大激勵。

 

壞東西,怎么知道他壞在哪?

 

蛇口的老領導或許已經聽說了,但上世紀九十年代以后來深圳的人可能就沒有聽說過,當年袁庚還帶人到香港看過三級片。

 

1978年,有一次袁庚在香港要帶大家去看三級片。當時他手下的人都嚇壞了,因為可以想像看這樣的影片在當時是什么樣的結果。但是袁庚說,出了什么問題他負責。結果就去看了。當然,袁庚他們并不是為了去看色情電影。看了一半出來,袁庚對大家說,三級片也不過如此,并告訴大家為什么要去看。

 

袁庚后來說,大家總是說有些東西是壞的,比如看三級片等,但你自己都不知道,甚至都沒接觸過,你怎么知道他壞呢,而且壞在哪里,甚至有多壞呢。

 

袁庚建議鄧小平停車見百姓

 

1984年初鄧小平視察蛇口時,袁庚曾大膽向正在車上的鄧小平提出建議,希望他滿足一下包圍車輛的市民見一見小平同志的愿望。

 

那年鄧小平來蛇口視察,約下午2時到了蛇口。鄧小平坐在車里面,袁庚坐在小平旁邊,車外,老百姓圍得里三層外三層,大家都想看看鄧小平。警衛人員出于安全考慮,要求沖出去,不讓百姓見面。這時,袁庚風趣地對小平說,老兵想見一見鄧大人。小平聽后答應了與百姓見見面,滿足了這些群眾的要求。

 

后來曾經有人問過袁庚,為什么大膽要求鄧小平和百姓見面?袁庚講了一件事——美國總統里根在遭遇了一次暗殺平安脫險后,曾立即出席了一個公眾集會。袁庚說,死亡對他們來說是可怕的事情,但是他們都知道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是脫離他們的人民,脫離他們的選民,作為共產黨員也應該知道這個道理。

 
九五至尊冰球突破
重庆时时预测计划 欢乐炸金花 美式橄榄球比分直播 三公游戏下载 赚钱到底靠的是什么 牛牛看牌抢庄赢钱技巧 汪汪时时彩计划官网 麻将规则视频 宝盈bbin娱乐公司 时时彩龙虎和是什么 众享云店骗局揭秘 pk10怎么玩法介绍 江西时时系统漏洞 时时彩后一七码万能码 论坛高手3肖6码 捕鱼达人2原版下载